问题库

051型是80年代的新舰,为什么还要在舰桥顶的棚子里指挥?

哎呦一只烊
2021/4/7 18:14:31
051型建造于上世纪70-80年代,为什么我们还要在舰桥顶上设置棚子露天指挥。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1个)

1个回答

  • 四趾虎

    2021/4/15 14:02:35

    日军军队中有很多的职位,不过大多数的职位都和西方军队职位类似,但其中却有一个职位和西方有些大相庭径。

    这个职位便是军曹,其主要的职责就是帮助军队进行目标策划,训练士兵,以及日常的管理。这些职务看起来虽简单,但却举足轻重,能够将这三种职务整合在一起让一个人来负责,其重要性可想而知。但可惜的是,军曹一职并没有在日本军队的军衔上出现,且平时担任军曹的人也只是穿着士兵的衣服,看起来与寻常的士兵相差无几。但他们的权利真的和平常的士兵一样吗!根据一些电视剧中的描述,日本的军曹出现往往能带领着十几个日本士兵或者是伪军,更有一些权力大的军曹可以控制一个炮楼镇守当地,可见他们在日军中的地位举足轻重。

    那为什么军曹却没有出现在日本的军衔等级中呢!这于情于理似乎都不是很合适。若是要解释这缘由那边要从日本的历史谈起了。

    第一,历史缘故

    众所周知,日本在唐朝时期曾经多次派遣遣唐使来学习我国的文化,这些文化不仅局限在生活,艺术,政治等领域,甚至还包括了军队的设置。在唐代时便有军曹这一职位。公元696年,陈子昂在武攸宜幕府当幕僚,因为兵败,他曾经向武则天进言,但可惜的是他的言论并没有受到武则天的采纳,反而被武则天降职成为军曹。故而我们可以得出日本军队中的军曹一职是自古留下的传统。

    第二,对于军衔的独特称呼。

    每一个国家都有每一个国家对于军队都有特定的称呼。比如中国的军衔中就存在大校这一职务,但在西方的军衔体制中却没有。军曹恰恰就如同大校一般是日本独有的对中士级别的称呼。

    二战时期,日本对本国进行了全面的改革,这其中就包括了军事改革,他们学习西方的军事系统,将自己的军衔设置成为将,佐,尉,准士官,下士官,兵长邓十六个等级,这些等级详细的划分下来就是:大将,中将,少将,大佐,中佐,少佐,大尉,中尉,少尉,准士官(准尉),曹长(上士),军曹(中士),伍长(下士),兵长,上等兵,一等兵,二等兵这些职务。

    从这些职务中我们不难看出,他们虽然学习了西方军衔划分,可却没有完全的照搬照抄,除开将这个职务外,大部分还是带有自己的特色,故而这也就是为何军曹会穿着士兵的衣服,却能够带领十几个士兵的缘故了。

    说完了军曹到底是存在,我们下面便开始解说为何军曹可以指挥一个炮楼的原因了。

    第三、日本兵力的不足。

    日本发动战争的时候,正处于中国混战的时期,所以他们才能势如破竹践踏中国的土地。前期双方人数的悬殊可能还没有展现出来,可随着侵略的加强,他们不得不分配出一些兵力来镇守攻打下来的土地。高等的军官势必要在前线辅佐战争,不可能一味地停留在一个地方。可若是留下的军官等级较低,势必是无法让人服众的,故而怎么样取舍倒也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。

    虽然留下的军官可能要比军曹的职位要高,但失去了高等军官的压制,军曹在留守地的职位势必是不低的。

    第四、自身的损耗

    抗日战争的后期,我们都知晓各地出现了很多反抗的队伍,这些队伍不满日本军队鱼肉乡里私底下策划了很多反抗日本的活动。虽然这些队伍难以对日本造成重创,可若是想将这些人压制下去,势必是需要军队出动,出动就会有伤亡。伤亡会极大的损耗留下的士兵,日本本国的男子基本上都被派遣上了前线,对于后方的补给就显得有些吃力。自身本就是处于损耗状态,有没有补给,自然而然的统领事物便往下递减,这也是为什么军曹可以只会跑楼的原因。

    对于伪军的不信任

    熟悉历史的人都知晓,抗日战争时期,日本吸纳了很多的伪军帮助自己开拓战场。对于这些人他们必定是不信任的,炮楼是防御的要塞,他们自然是交给本国人来统领,万万是不会将如此重要的军事防御的指挥权交给伪军的。故而他们宁愿将炮楼交给地位军曹管理,也不愿落入伪军之手。

    间谍

    军事中最常用的手段便是向对方的基地派遣间谍,从而取得对方的信任来获取情报。历史上因为间谍顿失败的战争不在少数,这一点日本人势必比我们要清楚。这些疆土是他们好不容易打下的,宁愿掌握在自己手中,也不要落入他人手里,万一那个人是个间谍,从而倒打一耙,只怕他们的损失会无法预计。

    说了这么多,统筹下来就是如下的一点,军草的等级虽不高,却也不低。适合镇守后方,帮助日本军队统帅疆土。纵然等级再低他们也是日本的直系部队,比起那些伪军要可靠的太多。且这些军人在上战场之前都是受过本土的教育,认为自己的性命是要奉献给皇帝陛下的,故而他们才会选择军曹来管理炮楼。

    军曹是特地历史下的产物,它既有日本的特色,也囊括了西方的军衔制度。我们无从探究它究竟是从那里兴起,又是从那里诞生,我们只需要知道,那段历史值得我们铭记,那段战争永远不要再这片土地响起。

    国土破碎,山河飘零,没有一个人愿意看见这一幕再次重演。战争受害的永远只是老百姓,得到称赞的永远是那些上位者。一将功成万骨枯,没有人会记得死于战争中的那些无辜百姓,人们记得的也只是那位将军,为他歌功颂德,让他被后辈铭记,可谁人能知若是没有那些英烈,那里会有今日的我们。

相关问题